排列3五行:家公吃我三年奶~董事长在车里干了我

2019-08-13 15:08:22

排列3旋转矩阵 www.nozob.tw  同理:我既不想当典型,别说你只是区区一个记者,你就是县委书记来了又有什么值得装腔作势的呢?玩你档里的俩黑蛋去吧!

古人云:无欲则刚。说的其实就是这么个理儿。

尽管牛子槊已经下了逐客令,尽管男记者被这个年龄不大的乡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,但他绝不敢转身便走。

他比谁都清楚,这是政治任务,宣传部刘部长明天一大早要在办公室等着看他俩的采访剪辑片哩!况且来采访的并不只有自己这一路记者,县里其他媒体的记者也都开始行动了,紧接着就是省上的记者大军,都在抢头条新闻哩。作为县里唯一的电视台,是县上弘扬主旋律的主阵地,自己又是奉命而为,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锅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着走了。

于是,他苍白着脸看了一眼女记者,示意她出来说话。

女记者淡淡一笑,走过去附在牛子槊耳边悄悄说道:“见义勇为是有奖金的,最保守也有一万块,你考虑考虑。”

牛子槊立时来了精神,瞪大眼睛问道:“真的?”

女记者点点头。

牛子槊略一沉吟,便笑呵呵说:“好吧,我就试试,不过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对女记者摆摆手,女记者便附耳过来,牛子槊悄悄对她说:“能不能让那个跟你一块来的混球一边凉快去,他那个白脑壳让人瞧见瘆得慌!”

哈哈哈……女记者顿时笑得前仰后合风摆扬柳,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,悄悄说道:“那不行,他是摄像、我是主持人,我俩分工协作,一个人干不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牛子槊一拍桌子,眼睛一闪一闪道:“看在记者姐姐的芳容上,我认了。”

故意把“面子”说成“芳容”,不动声色便夸了女记者的美貌,篡改地恰到好处而且一点也不显得轻浮。

女记者不由诧异的多看了他两眼,忽然又想起他发明的“白脑壳”一词。骂人不带脏字,简直损到家了!她不禁又抱着肚子爆笑了一番。

见他和女记者咬着耳朵卿卿喁喁有说有笑的样子,潘巧云醋意顿起,刚刚在心里建立起来的关于他的高大形象瞬间便坍塌了,她撇了撇嘴,不屑的嘀咕道:“什么男子汉大丈夫?狗屁!分明就是个看见女人便迈不动蹄子的骚狗子。”

眼前的一切极具讽刺意味,男记者在一边不安而委屈地扭动着身子,仿佛身上的某个地方揉进了一个仙人球。

尽管牛子槊从来没有面对过镜头,然而淡泊让他有恃无恐,面对摄像机他侃侃而谈。但是,采访进行得却并不十分顺利。

他没有上过学,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,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清虚。说白了,他是现代社会中唯一的一个道观私塾毕业生,他的大脑数据库里多是一些历史的或是纯本能的“糟粕”,而现实的东西却知之不多。

于是,当那位袅袅娜娜的女记者问起他见义勇为的动机时,他便笑了起来。

“动机?”他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,“没什么动机,我怕他们抢劫我,就信口胡说,没想到歪打正着、他们还真信了我的话,就这么简单。”

女记者启发道:“除了这种本能的反应,你还让他们归还了被抢乘客的钱财,这说明你知道关心别人、爱护别人,你可以从这一层面切入。”

“噢……我明白了!你的意思是要从高尚这一层意思来说?”牛子槊反应很快。

“对。”

老子压根就没高尚过!牛子槊有点脸红。于是很不自然地说:“夫子说:人之初、性本善,以仁爱之心待人。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,我才让他们归还了乘客的钱财。”

女记者摆摆手,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“哦,生我所欲也、义我所欲也,两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。”牛子槊有点乱,“道之所在,义之所趋。”

女记者摇摇头。

牛子槊恍然大悟: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”

女记者依然摇头。

牛子槊绞尽脑汁慷慨激昂道:“好狗护三邻、好汉护三村。”

他一会儿文绉绉得像个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,一会又粗俗得像个地道的山野村夫,始终上不了道儿。女记者有点无奈,于是让男记者先停了摄像。

文字媒体采访可以只采访个大概意思,回去后记者再对文字进行二次加工。电视采访却不行,被采访者要直接面对镜头说话,实际上就是直接面对观众,摄像资料虽然可进行后期制作和加工,但被采访者的表情和口型却做不了假;最要命的是现在观众很苛刻、眼睛很毒,画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绽露了馅。

女记者叹了口气。问道:“雷锋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他点点头,“他是雷家庙人,上月我还给他正过骨扎过针,估计现在已经能下地干活了。”

女记者顿时哭笑不得,急忙打断了他,“我们今天要说的是,在你成长的过程中、在你上学过程中,什么样的人、什么样的事对你影响最大?从而使你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。”

“我没上过学。”他回答得很干脆。“在我成长过程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师傅。”

 文学

“你师傅?他是干什么的?”

“道士。”

“你也是道士?”

“是,也不是。”

两个记者顿时面面相觑,女记者不死心,继续启发道:“那么,你们桃树坪的领导班子平时对你非常关心是吧?”

“我在山上的青云观住,严格说我不是桃树坪村人,我没有户口、没有土地,领导根本不嘞我。”

此时,院子外面围了不少人看西洋景,指指点点叽叽喳喳。女记者反应很快,这样继续下去不但采访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,反而会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响。于是她提议道:“我们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吗?”

自己绞尽脑汁却半天说不到点子上,牛子槊已经感到索然无味了,但看在女记者的“芳容”及一万元奖金上,他还是勉强答应了。

青云观是典型的砖石土木结构,屋舍飞檐翘脊、钩心斗角,院里一码子水磨青砖铺地,打扫的干干净净纤尘不染,但见古木森森、藤萝如盖,轻风习来,令人暑气顿消。

清远观一连三进院子,前院为道场,中院住人,后院是花园之所在。牛子槊直接领着两人进了后花园,那里有现成的藤椅石几可供人小憩。石几旁是一小块方塘,塘水清彻见底,里面水草袅袅,苔滑石凉,十几尾锦鲤恬然其中。岸边遍植藤萝修竹奇花异草,其中许多都是药花两全的植物,其中最壮观的还是兰圃中那几百盆摇曳多姿,活色生香的兰花了。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飞流直下,一时间,花香、水气、鸟鸣、瀑声一齐营造出一种令人陶醉的宁静氛围。

女记者头枕椅背仰面看着天上缓缓而过的白云,不禁一声轻叹:“好地方!到了这里,忽然感觉时间停止了。”

“好地方!”男记者摇头晃脑道:“鸢飞戾天者,望峰息心,经纶世务者,乐而忘返。”

牛子槊沏了两杯茶过来,正好听见他这句话,不禁扑哧笑了起来。

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刚才两人间的不愉快早已烟消云散,上山时两人便已经开始有说有笑起来。

“笑什么?”男记者不解。

牛子槊放下茶,坐在旁边的藤椅上,懒洋洋说道:“不能说,一说就是错。”

“嗯?”女记者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来。“愿闻其详。”

牛子槊摇摇头淡淡一笑,“鸢飞戾天也好、经纶世务也罢,本身没什么。按照佛家的话说无非都是红尘中的虚像而已,色即是空、空即是色,不存在好与不好,只有喜欢与不喜欢。不喜欢可以闭上眼睛,也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,如果像他那样说出来就不好了。”

“怎么不好?”

“呵呵,既能说出来,说明你很向往鸢飞戾天、很在意经纶世务,嘴上却偏偏说什么望峰息心、乐而忘返,这样一来反而落入俗套。”

男记者分辩道:“这话不是我说的。”

“我知道,谁说的都一样。”牛子槊摆摆手:“你看那些兰花,不以无人而不芳,那是一种真正的王者之香,而王者之香是不需要语言来画蛇添足的。这便是道家所谓的清静无为,无为而无不为。”

呵呵……女记者笑了。

这个牛子槊太有意思了!明明词锋甚健,却偏偏采访不下去;刚才听到一万元奖金时眼睛里几乎要冒火,而眼下这番话却说得脱尘拔俗,清高得不可一世;既然清高不俗,就应红尘堪破清静无为,他却西装革履满面春风,一双不安分的眼睛叽里咕噜转个不停……

她故意玩笑道:“小道长之言令人闻之脱俗,不过小道长丰姿神鬓春风满面,似乎还在三界之中。”

牛子槊听出话中的讥讽之意,脸上不由一红,强词夺理道: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我和师傅一向悬壶济世,不入红尘也入了红尘,跳出三界外仍在五行中。出家人慈悲情怀,济世为本、清修是末,岂能舍本而求末?况济世即是清修,岂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?”

呵呵……女记者不得不佩服他的言辞犀利,摆着手笑吟吟道:“跟你开个玩笑。”

“我的心是一面镜子,来便来、去便去,不留一点影子。”牛子槊转而笑道:“我也是玩笑,我没皈依,算不得出家人,那些清规戒律对我无效。”

男记者憋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破绽,一语双关道:“说了半天,原来你也是俗人一个。”

“普天之下,莫非俗人!”牛子槊知道,这是男记者借机报复自己哩,遂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不过此俗非君俗。”

这实际上也是一句双关语,一字不改,却把“俗气”的俗偷换成“尘俗”的俗,意思大不一样,最后一句更是毒辣,等于在说男记者很俗气。

男记者自取其辱,女记者不禁风摆扬柳似的爆笑起来。

没有外人围观,女记者干脆放开手脚,一句一句教牛子槊回答自己的提问,采访很快便圆满结束了。

于是宾主皆欢。

看看天色尚早,牛子槊挽留两记者在观中用饭。女记者欢呼雀跃,男记者却有些勉为其难怏怏不乐的样子。

牛子槊也不鸟他,三下五除二从后面的桃花潭中捕来十几条白条鱼和半斤溪虾,就手在潭边掐了几把芦蒿,路过竹园时刨了一堆竹荪。

不大工夫,饭菜摆上石几。

菜有清蒸白条、油煎溪虾、素炒芦蒿、竹荪炒干笋,另外还有一碟醋泡山蒜、一碟腌山蕨;主食是小米稀饭、小花卷;佐餐饮料是观里自酿的青梅果酒。

菜原料多是现捉现采现食,水为天然之泉,鱼虾的滋味自然非比寻常,至于芦蒿和竹荪那种天然的甘美清香更是令人食指大动。来自县城的两位记者平日很难吃到这样纯天自然的东西,一尝之下连呼妙哉。但见他俩运箸如飞筷如雨下,一坛果酒顷刻告罄。女记者此时已略带醉意,举着杯子还向牛子槊要酒喝。

牛子槊急忙劝道:“这酒后劲大,二位重任在肩,只可小酌而不可放量。改日有闲时我请二位痛饮,不醉不归,今日就算了吧。”

“我还要喝嘛,”女记者此时面色微酡、双眸如醉,扭动香躯娇嗔一声:“当年曹孟德与刘玄德青梅煮酒论英雄,今天难道只有青梅而无英雄?”

“不是……”牛子槊有点为难,“不是我小气,你们没喝过这种酒,曾经有人醉得三天不起……”

“哥们,别太小家子气了!别说你这点青梅果汁了,衡水老白干我一顿一斤。”男记者一拍胸脯作粗犷豪爽状,然后指着女记者道:“她,秦子萱,你去县城打听打听,县上有名的,放你一百二十个心!你只管拿酒就是。”

两人明明都已醉态萌发,却口口声声豪量。牛子槊又好气又好笑,无奈的摇了摇头,转身又拎了一坛果酒过来。

又一坛果酒下肚,两记者顿时原形毕露。

“天生……我才必……必有用……千金散……散尽……还复来……”男记者鼻涕一把眼泪一把,反反复复嘟囔道:“还复来……”

女记者则软绵绵靠在牛子槊身上,胸前一双傲人的上围紧紧压在他的胳膊上,樱唇几乎粘在了他的耳朵上,声气咻咻对他说道:“我叫秦子萱。”

牛子槊点点头,“很动听。”

“我叫秦子萱。”她还是那句。

牛子槊还是点点头:“好名字!”

过了一会儿,男记者伏在石几上呼呼大睡过去。醉梦之中,他还不忘了吧嗒着嘴叫嚷“天明生我才必有用”。不大工夫,口中的涎水便在他自己的脚下汇成一条小溪。

女记者还在喋喋不休:“我叫秦子萱。”

相关文章
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,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

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,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

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,还美滋滋的打个滚。   不曾想,王红裳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,不客气道:“二狗,一床睡可以。但是,你要是敢碰...

坐地铁被顶的感觉,别人的女友更好干阿然

坐地铁被顶的感觉,别人的女友更好干阿然

又来了!那神秘的地带就在眼前,我几乎直盯着它,不能自拔。此刻的我好想用自己的手指去探访,可是正在进行着服务,我不能未经丽姐的同意...

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~干到她站不起来

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~干到她站不起来

握??! 放到手里的感觉又特别不一样,她轻轻的动着,孙斌感受着来自嫂子的温柔,不由得心动起来。 “嫂子,你的手可真厉害呀,弄...

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_美妇在家被强干小说

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_美妇在家被强干小说

当即便将何丽身上的一件衣服脱下,但是遗憾的是,守在手机软件前监视着的张子俊却只能够看到一点点那白嫩、光滑的动人肌肤。 看得张子俊...

塞草莓不准掉出来-干到她站不起来

塞草莓不准掉出来-干到她站不起来

“小姐,你的快递到了,请签收。”我礼貌的开口,而手心里头仍是有些冷汗的。说不慌,那是骗人的。要是给赵羽蝶发现我的话,估...

夹住不要把按摩器掉下来&王小根偷摸的干这种事

夹住不要把按摩器掉下来&王小根偷摸的干这种事

王小根追王大龙一路追进了果园,故意放慢了脚步往最边上的山沟子跑,眼瞧着面前没了路,他这才算是停下来。 王大龙得意,也不追了,拿着...

奶头大的女人干起来很爽,我用手摸她湿的这么厉害

奶头大的女人干起来很爽,我用手摸她湿的这么厉害

“啧啧……” 我趴在卧室门口,紧紧盯着里面两具正在交战的身体,呼吸越发急促起来…… 我叫张野,...

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|马玉倩陈壮

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|马玉倩陈壮

陈壮正自己暗自琢磨着,马玉倩找到药水,帮他抹好了药,说:“行了,这两天千万别再碰到这个包了,明天要是还不消肿,你再来找我。...

哦用力干啊好棒啊花核\抵住她的小核快速旋转

哦用力干啊好棒啊花核\抵住她的小核快速旋转

唉,都来半个月了,竟然一辆车都没卖掉,公司规定一个月的实习期内至少要卖掉两辆。 这可倒好,只剩半个月了,竟然一辆都没卖掉&hellip...

荡翁乱妇的艳情史「被两个男的同时干那个爽」

荡翁乱妇的艳情史「被两个男的同时干那个爽」

这让我又妒忌又兴奋,可女友也问了我的经历,但我的心思都在她身上,只有跟阿娇暧昧了一下,但女友却吃醋了,缠着我说以后不准我碰其他的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排列3旋转矩阵 www.nozob.tw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纪女性网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(排列3旋转矩阵 www.nozob.tw)所有